Cowslip

20.
And my boyfriend's in a band.
He plays guitar while I sing Lou Reed.

总有这么一种存在会让你一直在意。

就算我知道

算了。


如果真的走的话,说声再见吧。

至少痕迹不会抹去了。

如果有谁喜欢SOPHIE和Arca.

那我应该可以和他成为好朋友。

好朋友好朋友

朋友

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好朋友

好朋友。

嗯,好朋友。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去别的世界游历。


请让我为你点一根蜡烛。

Venice Bitch

每当一位歌手出了一首很长的歌,她总是会在这首歌里面倾注格外的思想和感觉。


如果说BTD是华丽弦乐和鼓点营造的氛围下,少女爱上老男人的心碎爱情的过程;Paradise是被乌云不时遮住了的阳光;Ultraviolence是彻底的决绝和冷淡的阴暗世界;蜜月是歌剧化的以蜜月之名的萧瑟旅行;LFL是豁然开朗的她步入尘世,思考美国的梦和美国的人们,那么这首九分半的歌又意味着什么呢?


她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在这首歌里。就跟Cruel World里面层层递进,不断加重的感情一样,是类似的处理方式。不过表达出来的情感截然相反。


前奏平淡的吉他和弦乐让我以为,这是另外一首安静的民谣歌曲,她用温和...

Gods & Monsters

I've dreamt you again.


-


黑白胶片里放映着Lana在麦田里歌唱的样子。

我和你站在一起,一言不发。

当她唱到Gods & Monsters时,“like Jim Morrison”, 她好像终于忍耐不住地,用手里白色的丝巾捂住了自己的脸。

歌声戛然而止。

Flipside.

如果能选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三张专辑,我会选择《Honeymoon》、《Born To Die》和《Ultraviolence》。

如果只能选一张,我会选择《Ultraviolence》。

如果说其余的我喜爱的歌手是人,那么Lana Del Rey就是艺术。

如果说《Honeymoon》和《Born To Die》分别代表着某种程度上的实验性和流行性,那么《Ultraviolence》就是超脱这两者之外的、惊为天人的、让人欲罢不能的艺术品。

我感叹它的完美,可是她再也不会出这样一张交织着冷酷和隐忍的乞求的专辑了。

不过也许正是这样,才导致了它在我心里永远都会是至高无上的地位。

如果可以...

心情跟被吃了糖一样。


I'm freeeee now.


Rina Sawayama为什么这么好。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不是一条路上的了。


选择性失忆是个好东西。


不留着那些过去我还真差点被骗了惹。


不过,想到那样的这样的人,脑回路大多是不正常的,也就释然了。


Mariners Apartment Complex出来了。
我死了。
也许是因为她这几年过得越来越幸福和豁达了。
歌里面的忧郁气息——抱歉,我爱她这么久依旧不知道怎样用一个词来概括她给我的感觉——少了许多,调子也开始变得明朗。
但是每次我听她的歌的时候,总是会情不自禁的联想到阴天的河边吹着干燥的风,在这种氛围下,一切都变成黑白色的。
明明这首歌不是这样的,但是我总是听着听着就陷入了悲伤。

-

你缺少的那些东西不会回来,但是总会有些新的东西来把你空缺的地方给补上。我们试着去遗忘遗忘,也试着去遗忘曾经存在的那些存在。

© Cowslip | Powered by LOFTER